页头

六盘水舍烹村致富带头人——陶正学

山乡三变

陶正学,男,1965.10出生,贵州盘县人,苗族,大专学历,中共党员。

陶正学带领建设的娘娘山园区多个企业进入六盘水市“千企帮村”示范企业和贵州省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企业行列,园区成为贵州省“5个100”工程中的省级重点高效农业示范园区、省级旅游景区,2015年10月成为国际级农业科技示范园区、国家AAA级旅游景区;2015年11月被评为全国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点。

谈论“三变”时,我们不妨谈谈陶正学

五十有余的陶正学,个子不高,衣着简朴,是六盘水远近闻名的名人: “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在人民大会堂见过习总书记,“全国民族大团结进步模范个人”,如今又多了一个身份“贵州榜样·最美人物”。

当然还有最醒目的标签——六盘水普古乡“三变”发起人。

陶正学的名字和六盘水的“三变”紧密相连,回顾他几经起落的人生轨迹,又是一场属于他自己的人生“三变”。

贵州榜样·最美人物——陶正学

一变,从百万富翁变到百万“负”翁。

  

出生于60年代的陶正学经历过那个时代大部分人的贫困童年,年仅16岁的他决心离开家乡“闯江湖”。“当时没想太多,就一个想法——只要走出大山,就是胜利!”

  

抱着走出大山,离家赚钱的想法,陶正学靠帮人拉货,挖到了人生第一桶金。后来他开旅馆,开小饭店,做了大大小小不少生意,终于变成一个百万富翁。

  

哪曾想生活总比电影情节还跌宕起伏,从穷小子变身百万富翁的陶正学因一场失败的投资又被打回穷小子的原形。应该说他比“原形”更惨,从拥有百万资产的土豪,变成了倒负债一百万的“负翁”。

  

为了还债,陶正平卖了所有房屋和车子,最穷的时候连200块的租金都交不起,得回老家舍烹村拿几块火腿送房东送去求人家宽限几天晚交房租。

  

后来,陶正学想到做洗煤厂,借了3万把厂房建起来了,他穷得吃了上顿没下顿,更别说筹钱买洗煤机了。“后来很多人问过我,这一路最记忆深刻的事是什么,就是去跟四川老板佘洗煤机那次。接老板的车都到了,我车费还不知道去哪里借。”

 

好在四川老板终是把洗煤机佘给了陶正学,让他凭着这个洗煤厂一步步从负债穷鬼变成煤老板。

开豪车,豪赌,财大气粗似乎是煤老板给大众的印象。但并非一夜暴富,历经大起大落的煤老板陶正学不一样,豪车开过觉就那么回事不如现在的三菱越野来得舒服。不会一掷千金去豪赌,但家乡修路、修学校、修水池,资助贫困学生读书,帮助贫困家庭解难……只要是家乡需要资助,陶正学总是慷慨解囊。[详细]

能人陶正学倾资上亿元建设家乡绿富美

“按照上级部门的计划,预计到年底,从英武到普古德一级公路建成后,到舍烹只需要20分钟左右,我们的现代农业和旅游项目将进入真正的收获阶段。”4月13日,在盘县普古乡舍烹村的娘娘山半山腰观景台,面对眼下的灵山秀水、现代农业示范园、温泉休闲小镇,从煤炭行业转型到家乡绿色产业的普古乡娘娘山联村党委书记陶正学充满憧憬。

陶正学的家乡舍烹村,头顶娘娘山国家湿地公园,身处乌蒙山国家地质公园六车河峡谷风景区。拥有丰厚的旅游资源和现代农业发展前景。然而,由于受制于交通、观念、资金等因素制约,舍烹村多年来成为“养在深闺”受穷的地方。

靠煤炭领域淘金成功,个人资产达到5亿元的陶正学,一直以来把改变家乡的责任扛在肩上。2012年5月6日,为了让家乡发展速度更快,49岁的陶正学从煤炭行业转型“绿色产业”,成立盘县普古银湖种植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以娘娘山附近生态群为依托,用自己的财产抵押贷款,并多方筹措资金,打造农旅一体化产业园区,进行“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的“三变”模式探索。

“三变”改革经过六盘水市不断提炼和推广完善,引起中央和我省高度重视。

2015年11月2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扶贫工作会议上指出:“要通过改革创新,让贫困地区的土地、劳动力、资产、自然风光等要素活起来,让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让绿水青山变金山银山……”

为持续推进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农村繁荣,今年年初,贵州省印发了《关于在全省农村开展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改革试点工作方案(试行)》,在全省范围内试点推广六盘水“三变”改革。其中,六盘水市整市推进,其余市州各选一至二个县市区作为试点推广点。

由是,散发出乡土气息又投射出现代色彩的“三变”创新成果,从大山深处的小山村走向全国。舍烹村等8个行政村组成的普古乡娘娘山联村在决战决胜贫困中,昂首走向更加富裕、更加和谐、更加美丽的明天。[详细]

山乡三变

出生于1963年的陶正学,是地道的舍烹村人,而他立志为村民做好事的抱负,早在15岁时就已经立下。

陶正学15岁那年,看到村里的电线因为使用太久皮线皲裂,他就对好朋友陶明章说过这样一句话:“等我有钱了,一定要把村里的电线全部换新!”

说起舍烹村的美好前景,陶正学充满了信心。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口袋中只有3000元的陶正学想买一辆货车搞运输。但当时一辆货车动辄上万元,陶正学开动脑筋想了一个办法。“我给你3000块钱,与你签订一个协议,车我先开走,汽车的手续放你这儿。一年内,我把车款付清,汽车就是我的了。如果没有付清,3000块钱归你,车子也是你的,如何?”这在现在看来的一个分期付款方式,那时候是还没有开先河的。

  

经过再三衡量后,陶正学说动了经销商,把车开回了家。一年后,陶正学还清了车款,货车成为陶正学的第一个资产,汽车经销商也把这一模式推广开来。

  

买了货车后,陶正学跑起了煤炭运输。之后,陶正学投入到六盘水煤炭开采中,并办起了洗煤厂,在煤炭开采与办洗煤厂的过程中,陶正学赚得了100万元,挖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2001年后,陶正学的个人资产达到5亿元,事业从煤炭扩展到了房地产业。

  

转型合作社应运而生

  

“我喜欢看新闻,好多政策性的信息都可以捕捉到。”陶正学说,也正是因为他的这一习惯,让他成为了六盘水“三变”的带头人。

  

2012年5月,在看央视新闻联播节目中,一个词引起了陶正学的注意:“转型”。陶正学想,当时全国的煤炭行业到处都是产能过剩,虽说自己的煤矿还能够支撑,但是全国煤炭产能过剩的矛盾日益突出,早一点走出困境,走转型之路是一个可行的办法。深思熟虑后,在商海搏击了三十余载的陶正学怀揣着一颗“帮富、领富、带富”的赤子之心,毅然决然地带着上亿资产回到了家乡舍烹村。

  

舍烹村村支书陶永川至今还记得,陶正学与陶永川、陶正考、陶明章、陈正高、郭跃、杜关红6人投资入股成立盘县普古银湖种植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的情景。

  

2012年5月6日晚,陶正学召集了他们6人一起开会。合作社当晚的“第一次会议纪要”显示,以“5万元一股,共50万元的股金”开展工作,包括陶正学在内的7位原始股东承担项目贷款的银行利息。

50万元,对于以“生态产业化,产业生态化”扶贫攻坚为己任的合作社来说,有点像当晚天上下的“毛毛雨”,杯水车薪。“我们成立一个合作社吧。我出大头,你们能够出多少就出多少,集资入股。”[详细]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