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头

韦兰

警察妈妈韦兰的笑容和眼泪

韦兰,30岁,布依族,中共党员,2008年入警,现为贵州省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民警,此前为刑侦技术民警。2015年4月到派出所工作,负责视频监控工作和关爱留守儿童工作。她号召全所民警建立“爱心基金”,用于对困难群众和留守儿童的帮助。近一年来,韦兰对辖区内的一些特殊家庭的困难孩子倾注了大量的心血,用她的真诚和母爱,给这些孩子们带去了温暖。

“警察妈妈”韦兰和她的十六个孩子

夏天的白马村,草木葱茏。

  

洋洋,这个被接连生了三个女儿的父母抛弃的小女孩,她的家就在这个村里。

  

安顺市镇宁自治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民警韦兰没想到,当她第一次走进这个村,接触到洋洋家三姐妹时,开启了另一段人生。

 

一个社区民警和16个缺乏家庭关爱的孩子,7月”贵州榜样·最美人物”,我们把目光聚集在了这位16个孩子的“警察妈妈”身上。

韦兰和洋洋
  

偶然当上“警察妈妈”

  

和洋洋的缘分,是个偶然。

  

2015年,村主任罗艳来到城关派出所给洋洋办户口,但既没有洋洋父母的结婚证,也没有准生证,根本无法办理。为了让孩子能办上户口,身为社区民警的韦兰和几位同事来到白马村核实了解情况。

  

她在走访中了解到,2011年,洋洋出生不久,父母因为她“又是女孩”的缘故闹翻。爸爸妈妈相继外出,至今杳无音信。那时洋洋5岁,和她的两个姐姐与85岁的曾祖母相依为命。

  

在那里,韦兰看到了破败不堪的老屋,风烛残年的老人,年幼的三个孩子,萌生了帮助这三姐妹的想法。

  

“从她家出来以后就成立了‘爱心基金’,大家纷纷自发为她家捐款捐物。”韦兰说道。从此以后,韦兰几乎每个星期都要抽时间到白马村看望这三姐妹,为她们送去生活物资、学习用品。

  

三姐妹中最大的孩子翠翠今年13岁了,记者问她韦兰警官像你的亲人么?

  

她答,像妈妈。

  

因为新学期开学,是韦阿姨带她去报名,帮着她铺住校的床铺,学校的家长会是韦阿姨去开的,放假回家是韦阿姨去接送的,数学不好是韦阿姨一直在给她补习。

  

对于洋洋家三姐妹来说,生活里一切关于妈妈的温暖,都从韦阿姨这里获得。

社会各界一起帮助16个孩子

7月15日,镇宁福利院又热闹起来,韦兰又来看这群孩子了。

  

“他叫小桂,今年4岁。她是小默,是小桂的姐姐。这是小真,来,过来跟姐姐们打招呼。”韦兰叫得出福利院每个孩子的名字。

  

其中这个叫杨真的女孩子今年12岁,像每个这个年纪的女孩一样喜欢动漫,喜欢TFboys。

  

可是一年前,杨真还是个没饭吃、没人管的可怜孩子。

  

“父母双双吸毒被送进戒毒所,留下三个孩子。韦警官把杨真姐弟三个送到福利院的时候,孩子身上居然因为长期没洗澡长起了褥疮,褥疮的血都黏上了衣服!”说起杨真刚被送来的情形,福利院院长文大芬怒气难平,“哪里有这么不负责任的家长!”

  

文院长的气愤不无道理,由于夫妻双方均吸毒,杨真的父母几乎没有照顾过她们姐弟三人。三个小孩吃了上顿没下顿,甚至出现了因长期不洗澡生褥疮的可怜情况。[详细]

韦兰:孩子们心中的“警察妈妈”

因为自小在警察家庭里长大,故而对“大盖帽”有着天然的好感的韦兰,一直将“警察”视为自己这辈子最中意的职业。

  

2006年,从贵州警官职业学院毕业后,韦兰选择回到自己的家乡,在安顺市镇宁自治县公安局任职见习民警。2008年,她顺利通过考核,正式成为县公安局刑侦队的一员。

  

“在血腥阴森的凶案现场,面对那些恐怖的尸体,她能面不改色、细致入微地进行着各种痕迹鉴定;连续几天几夜,和男警们一起熬更守夜的侦查、取证,她照样冲锋陷阵、无怨无悔。”

  

在同事们的眼中,今年30岁,已从警8年的韦兰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女汉子”,“娇弱”二字与她相隔甚远,再配上她那爽朗的笑声,大伙儿觉得叫她“兰哥”才与她名副其实。

  

2015年4月,一纸调令,韦兰告别县公安局刑侦队,辗转至城关派出所,变身社区民警,主要负责社区监控、维稳等工作。随后,韦兰开始了对社区留守儿童关爱的“业余工作”,短短一年时间,她牵头建立“爱心基金”对16名特殊家庭的孩子倾情帮助——

韦兰来到儿童福利院看望儿童

一次偶然走访编织爱心网

“当初为什么来赫章?”

  

“我还记得那天是村主任罗艳来派出所给小瑞办户口,但因为孩子的父母没有结婚证,也没有准生证,根本无法办理,我们为了解决孩子的户口问题,便来到了城关镇白马村核实了解实际情况。”

  

令韦兰没想到的是,正是这一次走访,自己竟会与“警察妈妈”这个称号结下缘分,甚至被大家熟知并记住。

  

房屋后的山坡松松垮垮的,随时都有滑坡的迹象;屋顶的木梁已经被蛀虫吃空,每逢下雨天,家里就会变成了“水帘洞”;一个电饭锅是这个家里唯一一件像样的家用电器………

  

初到小瑞家的所见所闻,让韦兰着实吃惊:“要不是亲眼所见,我还真没想到,现在还有生活如此困难的人家。”

  

再一打听,韦兰得知小瑞的父亲本就“重男轻女”,为了逃避抚养责任,索性离家打工,至今音讯全无;母亲也因改嫁他乡,从此与孩子们断了联系;当时仅8个月大的小瑞只能与2个姐姐,以及85岁高龄的曾祖母相依为命。

  

“小的太小、老的太老,家中没有劳动力,田地也丢荒了,一家4口实在没辙了,就靠上山挖野菜来充饥,采蘑菇到县城里卖,以此来勉强维持生计;姐姐小珍因为长期无人照看,头发里已满是虱子,最后竟荒谬到要拿‘六六粉’(杀虫农药)来洗头…….”回忆起当时的情形,韦兰痛感仍在,哽咽讲述。

  

协同民政、教育等部门的共同努力,去年,村委会为3个孩子申请办理了低保。同年9月,派出所还联系上了一家公益组织,承诺每月500元定期资助小瑞的姐姐们读书。打那以后,韦兰几乎每周都要抽空到白马村看望小瑞一家,除了张罗她们的衣食起居,还要操心她们的学习情况。

  

今年7月中旬,当记者亲眼看到小瑞的两个姐姐时,她们正就读于镇宁自治县第一中学初一年级,姐妹俩虽然有些腼腆,但笑起来很甜,衣着也很整洁,跟在姐姐们身后的小瑞更是活泼好动,与很多同龄孩子一样,爱笑爱闹、调皮童真。

  

此情此景,再无法将她们与“留守儿童”这个特殊的群体联系在一起。[详细]

镇宁女警韦兰被评为7月“贵州榜样·最美人物”

韦兰今年30岁,安顺市镇宁自治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民警。她是7月“贵州榜样·最美人物”。

  

在过去一年来,她利用工作以外的时间,长期对辖区内留守儿童、贫困孩子、特殊家庭孩子进行持续的关注和关爱,她也因此被称为“警察妈妈”。

韦兰和孩子在一起。

最为满意的职业

  

韦兰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她回忆说,从小,自己就跟着父亲跑操场,可能这也造就了自己有一个男孩子的性格。

  

警察,是她觉得最为满意的职业。在从警8年时间里,她先后从事刑侦民警、社区民警。

  

在同事眼中,她工作上总是兢兢业业。一名同事回忆,有一年,镇宁发生了一起命案,现场十分恐怖,连男性民警都不敢靠近,但韦兰却一直守在尸体旁边。“这个女警真不错!”这也是她留给同事们的印象。

  

2015年,她调到了城关派出所,成为一名社区民警。据该派出所教导员汪家卫介绍,一般情况下,派出所女警都在户籍窗口工作,虽然也十分辛苦,但工作尚算有规律。然而,韦兰却并非如此。公安机关打击黄赌毒,会接触到不少女性嫌疑人,此时,韦兰就会被派往接触这些女性嫌疑人。

  

“一周有几次,很多时候都是凌晨打一个电话就过来。”汪家卫说,韦兰是被当成男警察在用。

  

韦兰的丈夫也是镇宁公安局一名民警。两人都很忙。他们几乎没有合照。他们一次特殊的合照是:两人都被评为镇宁优秀民警,随后作为代表上台领奖,并照相。

  

16个孩子的妈妈

  

韦兰被称为“警察妈妈”。

  

这缘于一次偶然走访。去年,镇宁白马村村主任为辖区儿童小蕊办理户口。小蕊父亲常年不回家,母亲改嫁。双方没有结婚证等手续。按理,这并不符合上户口条件,韦兰便来到现场调查。

  

结果令她大吃一惊:电饭煲是家里的唯一电器;木质的房屋摇摇欲坠;小蕊的姐姐头上长满虱子,竟用农药六六粉来洗头……

  

韦兰决定要帮助这3个孩子。随后,她联系了民政、教育部门,讲述了3个孩子的情况。各部门高度重视,为孩子办理了低保,还联系一家公益组织资助孩子上学。

  

在随后的社区走访中,韦兰接触过贫困生、特殊家庭的孩子,一年来,她总共关爱和帮助了16名孩子。

  

有同事称,对于这16个孩子,韦兰连他们考试成绩都能背出来。

  

“还会一直坚持下去”

  

对于“警察妈妈”的称号,韦兰一直称不敢当。

  

“我做得很少。”她说,这其实是一个人民警察的职责,她对于警察这个职业的理解是,不仅要打击犯罪,还要从源头上控制犯罪。

  

她解释说,一些特殊的孩子长大后,可能会因生活所迫去犯罪,但现在对他们帮扶,则是将他们带往正路上走。

  

“韦兰带动了我们,让我们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十分有意义。”她的一位同事评价道。

  

而见到众多同事加入,韦兰也感到并不孤独。她说,她还会一直坚持下去。[详细]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