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头

杨波

“贵州之巅”第一书记杨波

  

“坡脚喊来坡上听,走路走得脚抽筋;吃的都是洋芋饭,穿的全是布巾巾。”回想起自己刚到海嘎时的情景,这首山歌至今记忆犹新。

  

杨波,钟山区民宗局驻大湾镇海嘎村驻村干部。2010年2月,来到海嘎村,成了村里的第一书记。村里365户1687人,人均收入才1680元,贫穷把乡亲们压得抬不起头、挺不起胸。看着乡亲们迷茫期待的眼神,我暗下决心,海嘎一天不脱贫,我就一天不下山。谁曾想,这一驻就是6年。

海嘎一天不脱贫,我就一天不下山

面前是浩瀚的云海,身后是乌蒙山脉上成片的韭菜花开。在海拔2900.6米的韭菜坪半山腰上,坐落着贵州海拔最高的自然村“海嘎”。

  

在贵州与蓝天最接近的地方,有人在这里一待就是六年。留下他的不是这里的美景,而是一句诺言——“海嘎一天不脱贫,我就一天不下山。”

  

驻村干部两年一届,一届一换茬。六盘水市钟山区大湾镇海嘎村驻村干部来了又走,第一书记杨波却在这里驻了三届。

海嘎村第一书记杨波

三届连任,这是杨波选择的人生,鲜衣怒马,淋漓尽致。

豪言壮志背后,却是不曾道与人听的辛酸、彷徨和坚持。

在“贵州之巅”我们采访到6月“贵州榜样·最美人物”、全国优秀共产党员杨波,了解了一个有血有肉、真实的海嘎第一书记。

  

于村民 他是三留海嘎的好书记

  

“咋个杨波又来了?!”六盘水市钟山区大湾镇党委宣传委员李少群第三次在驻村干部名单上看到杨波的名字时发出了惊呼。

驻村干部两年一届,大湾镇海噶村换了三届人,从区民宗局到海嘎村做第一书记的杨波却连着两次主动申请留下,一干就是六年。

第一届驻村,杨波申请到2万元启动资金,村民自发投工投劳,修一条700米的硬化路。村民董怀忠说,“从那时开始,我们董家院子57个人,再也不用深一脚浅一脚地走泥泞路了。”

第二届驻村,杨波争取200余万元,建起9个种植养殖基地、成立“海嘎四季青种植农民合作社”、为海嘎的土特产洋芋、苦荞注册了“黔之脊”绿色食品商标。村民李广奎说:“杨书记为我们争取养鸡项目,还跟我们一起割草喂牛、打扫猪圈、搬砖建房。”

第三届驻村,杨波四处奔波为村里落实了四级提水项目,让海嘎村民喝上了“想都不敢想”的自来水;村民出行不便,他协调资金把通组路、串户路全部建成;村里信号不好,他与移动公司沟通解决了移动信号的覆盖问题……村民刘学平说:“以前村里不通水不通路,杨书记来了,水来了,路通了。”

村民刘展英还为杨波编了一首山歌那样,歌里唱杨波来到海嘎村,一心为了海嘎人;电通水通路修好,旧房变成了新农村。

在嗨嘎,杨波有梦想,有干劲,有视他为兄弟的村民。   

于父亲 他是无助彷徨的孩子

驻村六年,杨波几乎把所有工作和生活的时间都留在了嗨嘎,就连父亲去世也未守在身边。

  

2014年12月12日,杨波说,那一天,他觉得天塌了。

  

像往常一样在去往嗨嘎村的路上,他接到姐姐的电话,“兄弟稳到,爸爸去世了。”

  

从嗨嘎赶回六枝老家,杨波几乎是一路哭着回家的。

  

“老爸死了,最后身子都是别人洗的,作为儿子却不是最后守在身边的人。”每当说到父亲,这个铮铮汉子总会红了眼眶。

  

那段时间是六年来,杨波最想退却的时候。

“那时觉得干啥都没意思,想放弃了。”他曾认为,只要有爸爸在,无论在外多辛苦,无论道路多崎岖,他是有依靠的孩子。可如今爸爸没了,回到家叫声“爸爸”再也无人答应他。[详细]

在“贵州屋脊”书写壮丽青春

第三次上海嘎,杨波独自一人走上了韭菜坪。

  

韭菜坪海拔2900.6米,是贵州最高峰,六盘水市钟山区大湾镇海嘎村就坐落在半山腰上。杨波是这个村的“第一书记”。

  

2大风呼啸,远山如浪,眼前的韭菜坪已初显“国家4A级景区”的风采,而山腰上的海嘎村,一排排洋楼阁院如珍珠玛瑙般撒落,也不再是昔日的穷旮旯。

互联网时代,边远贫困山区与城市一样能享受互联网的便捷。

6年了,有三次选择离开的机会,杨波却始终没有离开。海嘎,曾经是钟山区一类贫困村,是他心中不变的答案。选择海嘎,意味着远离亲人;选择海嘎,意味着吃苦奋斗;选择海嘎,杨波没有后悔过。

  

三届驻村,6年坚守,杨波把精力和感情全部倾注进了海嘎村,他帮助群众拔掉“思想上的穷根”,带领群众脱贫致富,帮助村子走上产业发展的路子。他用行动,把“共产党员”四个字刻进了群众的心里。

  

因为成绩突出,2013年,杨波荣获“贵州省同步小康优秀驻村干部”称号,2015年,荣获“社会扶贫先进个人”、“贵州省同步小康优秀村第一书记”称号,2016年,杨波荣获“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称号,6月被评为“贵州榜样·最美人物”。

  

“走向实际、走进百姓的心里”

  

“坡脚喊来坡上听,走路走得脚抽筋;吃的都是洋芋饭,穿的全是布巾巾。”

  

这四句顺口溜,是贵州海拔最高的自然村寨海嘎10多年前的真实写照。1998年,海嘎村才通路通电,“住的是茅草房,吃的是望天水,一人半分地只能种点苞谷、洋芋和苦荞。”忆当年,村民苦不堪言。

  

2010年,在六盘水市钟山区民族宗教事务局工作了6年的杨波响应组织号召,主动报名参加第一批扶贫工作队,有人不理解:他怎么会选个最偏最穷的地方?

  

那一年,杨波28岁。海嘎村人均收入1600多元。

  

阳春三月,咬牙辞别妻子和1岁多正在咿呀学语的女儿,杨波上了海嘎村,当了“第一书记”。谁也没想到,他一当就是6年。

  

临上海嘎,杨波用荧光笔在背包上写下了“贵州第一村海嘎”的字样,誓言要让海嘎成为真正的“贵州高度”。

  

可是进村没多久,杨波的热血就遭遇了“冷水”。工作开展不下去。

  

村民们调侃,“从上面下来个二十几岁的娃娃,能干出个啥子来?”“农村头的事情,他哪点会懂。”

  

三组罗义薅草时,杨波想搭把手,罗义把锄头一转:“哎哟,杨书记,你们这个手金贵得很嘞,要打脏了哦。”

  

面对村民的冷脸,杨波没有打退堂鼓,而是“厚着脸皮”继续争取信任。

  

看见村民劳作,杨波卷起裤脚,跳下田坎,一边劳作,一边和村民“瞎侃”。

  

镇政府配发的摩托车利用了起来,捎村民、带东西,只要有需要,能够做的杨波尽量帮忙。

  

村民晏勇重建房子下基础,刚好碰上的杨波二话不说,挑起装满灰浆的水桶就忙活开来。

  

村民的信任还在争取,接踵而来的“工作推进难”又成了另一盆“冷水”。

  

“想要我参加农村养老保险,除非你们帮我垫钱还差不多。”

  

“修厕所才补贴400块钱?400块钱修得了吗?除非你拿1000块钱来还差不多。”

  

……[详细]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