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头

毛腊生

“铸造大师毛腊生

  

“初中生”与“大国工匠”,两个在大多数人眼中毫无关联的词,却被一个身材略显矮小、瘦弱的人,用39年的时间完美串联起来。39年来,他怀揣“匠心”,用满腔热情去“读懂”冰冷的砂子;他扎根一线,用勤奋进取书写着当代工人的精彩篇章;他执着信念,用聪明才智铸造起强大国防的基石……他,就是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第十研究院贵州航天风华公司的铸造工人毛腊生。

导弹“外衣”里 大师铸深情

面前是浩瀚的云海,身后是乌蒙山脉上成片的韭菜花开。在海拔2900.6米的韭菜坪半山腰上,坐落着贵州海拔最高的自然村“海嘎”。

  

航空航天界也有雕刻大师,用一把锋利的“小刀”,一点一点为砂模造型,最后铸造成型为导弹披上“外衣”,保我祖国大好河山。

  

与雕刻一样,导弹“外衣”的塑造亦是精工制作的过程,而所有精工制作的对象,最珍贵,不能代替的,只有一个“人”字。

  

正是这些人用劳动的手缔造出了神话,我们尊敬地称呼他们为“大国工匠”。

  

目标明确,专心致志,精益求精,持之以恒,方能成匠。

工作全是蹲着进行(唐序川摄)
  

他为导弹铸“外衣”

要不是此次“贵州榜样·最美人物”的采访,记者也很难将导弹和砂子这两个看似完全不相干的事物联系在一起。

毛腊生的工作就是铸造导弹的舱体,俗称“翻砂”。

 “翻砂”是一门传统工艺,又名砂型铸造,是目前应用最广泛的一种铸造方法。将调配好的砂子做成铸件的形状,之后浇灌金属熔液,冷却后打开铸型就可以得到最终的铸件。

  

看似简单的流程,却步步不易。导弹的舱体既是导弹“外衣”,这件衣服必须耐高温、高压,才能抵抗导弹在高速飞行中与空气摩擦产生的高热,容不得一点瑕疵。这就要求铸造的工人必须专注细心,稍不留神都有可能留下很大的安全隐患。

  

毛腊生和工人的工作就是围绕着砂模进行。走进毛腊生工作的车间,宽敞的厂房里,他和工人们的工作台就在一堆砂子的旁边,并不起眼。在造型过程中,毛腊生要不停的移动,为了更灵活方便,都是蹲着来操作,一蹲就是7、8个小时,甚至时间更长,所以整个车间找不出一把休息的椅子。

  

在车间里,毛腊生总是不停地用一把锋利的小刀,像雕塑家一样把每个模型打磨得光滑漂亮。其实,这把小刀,原本只是一把细长的不锈钢片。据说这把特殊的“小刀”,他已经用了二十余年,打磨了数以万计的砂模。[详细]

做技术,就要追求极致

  

  一件蓝色工作服,一副黑色边框眼镜,1.6米左右的个子,或许是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经过风雨洗礼的他有一点点的秃顶。见到毛腊生时,他正在贵州航天风华公司铸造中心展览室里为大家讲述自己三十多年的从业经历,很多人都无法将“大国工匠”这四个字与他联系在一起。但就是这样一个平凡的人,却在铸造这个岗位,一干就是39年。

手里的“小刀”,毛腊生用了二十余年

  偶然接触铸造行业

  1973年,毛腊生正在绥阳县老家上初中,每个假期学校都会安排去学工学农,而毛腊生被安排到了绥阳县一个农具厂学习铸造。“接触铸造算一次偶然的缘分,但没想到一干就是几十年。”就是这一次的接触,毛腊生心中便种下了“铸造人”的种子。1974年8月,初中毕业的毛腊生迎着上山下乡的浪潮,来到了农村学习。

  1977年4月,毛腊生经过招工考试进入航天企业工作,这意味着他真正进入了铸造行业,进厂时,仅有初中学历的他勤奋好学,请教师傅,使劲问;行业杂志,使劲翻;读书笔记,使劲写;砂子模具,使劲堆……2年后,他作为骨干参与当时难度极大的“差压铸造技术”研究,而这项技术至今在国内仍处于先进水平。

  功夫不负有心人,当年连看图纸都吃力的小学徒,慢慢成长为有色合金铸造领域的特级技师和高级专家。毛腊生在铸造的重要环节都有很高造诣,修型、合金熔炼、浇注,甚至是产品设计,都做得相当出色。

  希望带出更多的人才

  全国劳动模范、航天技术能手……在展览室里,挂着毛腊生获得的各种荣誉证书,“我的目标就是把铸造干好,而干好的标准就是产品的合格率不断提高。”虽然获得了众多荣誉,但说起自己的目标时,毛腊生只字未提所获荣誉。

  据了解,毛腊生所从事的铸造行业,目前国内的合格率在60%左右,而他所在的团队,至他接手之后,所铸造的产品合格率已经达到了90%以上,遥遥领先于国内许多团队。即便这样,毛腊生对自己的要求一直在不断地提高。

  “在我们这行,能说会干的叫师傅,能说不能干的叫老师。”贵州航天风华公司铸造车间技术组组长刘健解释着为什么大家都叫毛腊生毛师傅,因为在他自己不断学习进步的同时,毛腊生将自己积累的经验和技能无私地传给徒弟,所带的徒弟中,有2名成为国家技师、6名成为高级技能工人。

  虽然退休已有5年,再被返聘回厂之后,毛腊生仍坚持奋战在铸造一线,继续为航天事业贡献余热。谈起现在担任的工艺指导工作,他平静地对记者说:“趁现在还干得动,多给企业做点事情,为厂里培养更多的技术人才。”

  徒弟心中的严师

  “做技术的,就应该做到极致,做到最优、更优,精益求精”。于丹是毛腊生带出的众多徒弟中的一位,说起师傅给自己说的印象比较深的话,于丹这样说道。……[详细]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