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头

潘学军

“核专家” 助力赫章脱贫致富

贵州大学农学院核桃研究专家潘学军教授,赫章农民亲切称呼的“潘核桃”。

  

10年,这个扎根泥土的教授,在赫章县的群山间写下了漂亮的论文:该县核桃种植面积由14万亩变成了166万亩,产值由3亿元变成了15亿元,核桃种植户户均增收超过了5000元。

潘学军“修炼”十年化身“核专家” 助力赫章脱贫致富

在乌蒙山区深处的贵州赫章县有着“中国核桃之乡”的美誉,这里的核桃含有丰富蛋白质,种植面积广、产量高,核桃已成为当地农民脱贫致富的支柱产业大力发展。

  

然而,十年前的赫章尽管拥有丰富的核桃树资源,可是核桃的产量却并不乐观。是什么改变了赫章核桃?在一路的改革与发展中又经历了那些坎坷?取得了哪些收获?

  

走进赫章,走进种植人,我们得知,赫章核桃丰收的背后有一位核心专家,他通过多年理论研究、实地调查选种、培育等系列工作,在十年的时间里,浇灌出了蓬勃生长的赫章核桃产业,让研究成果惠及贵州大山里的贫困百姓。

潘学军在介绍核桃种植

让我们一起关注被赫章人民亲切称呼为“潘核桃”的贵州大学教授——潘学军。

  

助力赫章脱贫致富的“核专家”

  

军事上,我国有核专家,尽心尽力的为祖国的繁荣昌盛而努力,一生为国铸核盾。

  

农业上,我们也有“核专家”,他就是来自山东的七零后教授,不仅教导果农们如何种植核桃,还操心核桃的售卖,为贵州赫章的果农寻找脱贫之路,是赫章脱贫致富的秘密核武器。

  

当记者在贵州省赫章县见到潘学军时,他没有西装革履、没有前呼后拥、也没有霸气外露,一身普通装束的潘学军教授给人留下的印象是亲切。

  

在聊天中,记者了解到,年仅39岁的潘学军是在2005年获得博士学位后,便来到贵州大学农学院任教。

  

2006年,贵州大学与赫章县建立全面合作关系。原本从事葡萄研究的他,在来到贵州之前对核桃知之甚少。但怀着“山区要脱贫,发展果树种植的潜力巨大,我是党员科技工作者,就应该有这份担当”的理想,背上行囊,搭上客车赶往赫章县,率先与该县合作开展核桃技术攻关与研发,一干就是十年。

  

在潘学军的带领下,10年来,赫章县新增核桃基地面积150万亩,新增产量2.75万吨,按20元/kg计算,果农新增核桃产值11亿元,惠及农户15万户余户近62万人。

  

贵阳到赫章风雨兼程10年路

2006年,在贵州大学与赫章县合作初期,由于此前一直从事葡萄研究,初涉核桃领域,潘学军心中很没有底,所以每一项工作都亲自来到赫章县进行实地考察。

  

那时候,县城还不通高速,也没有铁路,交通极为不便,从贵州大学到赫章,走一次要12个小时以上,公交车到客车站、再转长途到赫章……尽管路程遥远,依然无法阻碍他前进的步伐。

  

为在乡间寻找一颗核桃树,潘学军和他的学生、技术员们可以坐两个半小时的汽车寻找,在汽车开不上去的山路,冒着大雨下车寻找一个半小时,只为找到一棵听说产量很高的核桃树。

  

潘教授是北方人,南方的潮湿气候与辛苦工作,使他患上了严重的关节炎。但即使这样也无法阻挡潘学军上完课就出差、下乡考察、现场实验的步伐。

  

“要做学问做事,首先要学会做人,如果不严谨,是会害人的。”一句简单的话语,是潘学军坚持多年身体力行的准则。[详细]

乌蒙山区的科技“财神”

眼前的中年男子头发花白,身着灰色夹克,皮鞋上裹着一层厚厚的泥土,走路一瘸一拐,这是乌蒙山区潮湿的气候在他身上留下的印记,他患上了严重的类风湿性关节炎。除了他带山东味的普通话和鼻梁上架着的厚厚的眼镜能表明他的身份外,活脱脱就是一个乌蒙山区农民的形象。

  

他就是贵州大学农学院核桃研究专家潘学军教授,赫章农民亲切称呼的“潘核桃”。

  

2006年,潘学军来到赫章,开始了长达10年的核桃研究,先后主持贵州省核桃科技重大专项课题、国家科技支撑计划课题等科研项目12项,获批国家发明专利3项,贵州省科技成果转化一等奖1项。

  

10年,这个扎根泥土的教授,在赫章县的群山间写下了漂亮的论文:该县核桃种植面积由14万亩变成了166万亩,产值由3亿元变成了15亿元,核桃种植户户均增收超过了5000元。

贵州大学教授潘学军深入田间地头,为当地核桃种植户讲解核桃定植技术。

心有百姓,甘愿吃苦,他毅然来到乌蒙山区

“当初为什么来赫章?”

  

面对记者直截了当的提问,潘学军老师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说:“因为这里的老百姓需要我,所以我就来了。”

  

从沂蒙山区走进象牙塔,从象牙塔再到乌蒙山区,在潘学军的讲述中,记者走进了他的内心世界——

  

“我老家山东沂蒙山区,也是个贫穷落后的地方,小时候饭都吃不饱。”潘学军回忆,被生活所迫的父亲整天皱着眉头,唉声叹气。上个世纪80年代末,沂蒙山区开始引进苹果、葡萄等果树种植。“父亲借钱买果苗种。上课之余,我就跟着父亲在果园里学习栽培、剪枝、施肥等技术。”

  

因为种植果树,经济条件逐渐好转,潘学军对果树的感情越发增长。高考填志愿时,潘学军第一志愿填报了师范类大学,因为读师范类大学少花钱,可以减轻父母负担,第二志愿才填了自己的爱好——园艺专业。天遂人愿,最后潘学军被第二志愿录取。

  

“我对果树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不仅仅是因为兴趣。”潘学军教授说。

  

2005年,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博士毕业的潘学军本有机会去沿海发达地区工作,但他最终选择了贵州。“因为贵州拥有丰富的果树资源,拥有优美的生态环境;贵州是欠发达地区,这里的老百姓更需要我。在这里,有属于我的广阔的舞台。”

  

2006年,贵州大学与赫章县签订了校地合作协议,赫章县打算发展核桃产业,当时的县里主要领导提出,能否派个专家到县里进行核桃果树研究。由于学校没有研究核桃的专家,时任贵州大学农学院院长樊卫国把任务交给了才到校任教一年的专门研究葡萄种植的博士潘学军。

  

“我是研究葡萄的,现在要研究核桃,虽说果树研究的很多原理是相通的,但那毕竟是陌生的领域。”接到任务后,潘学军花一个月时间,翻阅了若干国内外研究核桃的文献。

  

“纳威赫,去不得。”老百姓口中传诵着的谚语,把赫章的路险山高描绘的很到位很生动。登上去赫章县的客车后,潘学军才知道此言非虚。崇山峻岭间,山路蜿蜒,客车喘着粗气爬坡,爬完坡后又一路蹦蹦跳跳地下坡。车窗外,光秃秃的山峰透着几分荒凉。来自北方,虽然生性乐观的潘学军也不禁心生几分惊慌。[详细]

博士扎根赫章10年 “潘核桃”的15亿元小目标

9月10日,教师节。一位中年男子头发花白,身着灰色夹克,皮鞋上裹着一层厚厚的泥土,一瘸一拐的行走在乌蒙山区的山路上。他患严重的类风湿性关节炎。除了略带山东口音的普通话和鼻梁上架着的厚厚的眼镜能表明他的身份外的,他活脱脱就是一个乌蒙山区农民的形象。

  

这个人,就是贵州大学农学院核桃研究专家潘学军教授,被赫章农民亲切称道的“潘核桃”。

  

2006年,潘学军来到赫章,开始了长达10年的核桃研究,先后主持贵州省核桃科技重大专项课题、国家科技支撑计划课题等科研项目12项。10年,这个扎根泥土的教授,在赫章县的群山间写下了漂亮的论文:该县核桃种植面积由14万亩变成了166万亩,产值由3亿元变成了15亿元,核桃种植户户均增收超过了5000元。

潘学军:“科研论文要写在大地上”

  

“当初为什么来赫章?”

  

“因为这里的老百姓需要我,所以我就来了。”

  

从沂蒙山区走进象牙塔,从象牙塔再到乌蒙山区,博士潘学军在赫章一待就是10年。

  

2005年,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博士毕业的潘学军分配到贵州。

  

2006年,在贵州大学农学院任教一年的博士潘学军被派到赫章从事核桃果树研究。

  

到赫章后的一天,他和林业局的同志去财神镇调研。

  

午饭时,村里一个老乡听说是搞核桃研究的,热情地邀请潘学军到他家吃午饭。桌子上,一碗洋芋,一锅酸菜,粗糙的包谷饭,就是招待客人的饭菜。老乡拿出个土碗,倒了半碗包谷酒,轻轻抿了一小口,用乌黑的手掌揩了揩碗沿,递给潘学军。潘学军毫不犹豫地接过来喝了一口。那一刻,他看到老乡咧开嘴笑了,露出几瓣幸存的虫牙。潘学军说,那是他到赫章吃得最香的一顿饭。

  

临别时,老乡站在院坝边一个劲地挥手,并嘱咐潘学军说改天一定要来,他的背后,是三间矮小的茅草屋。“老乡的身影,像极了自己当年想致富又无门路的苦闷的老父亲。”

  

“多么淳朴的乡亲,他们的生存却如此艰难。如果通过我的研究能够把核桃产业做大做强,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我就是在乌蒙大山里待十年、二十年又怎样,人这一辈子,能够做好一两件事就够了。”潘学军动情地说,“教授的科研论文不能只写在纸上,要写在大地上。”

10年付出,小核桃变成大产业

  

今年9月10日,财神镇财神村83岁的常吕端大爷抬了张小凳子坐在路边看孙子拿着竹竿打核桃,核桃“噼噼啪啪”地往下掉,常大爷看在眼里,乐在心上。

  

这是常大爷的养老树,也是黔核7号的母树,一棵树结的果要卖7000多元。更令常大爷高兴的是,他和子女们的地里全部种上了核桃,且全部在潘学军的指导下嫁接改良成了黔核7号,即将挂果。

  

黔核7号是潘学军在赫章培育出来的核桃品种,壳薄,仁白且饱满,味香,干果市场价每斤35元左右。除了黔核7号,潘学军还培育出了黔核5号、黔核6号和黔核8号。

  

地处乌蒙腹地的赫章,海拔和气候非常适合核桃树生长。据统计,全县超过30年以上的核桃树有100多万株。

  

10年坚守,10年付出,扎根赫章大地的博士潘学军,让赫章县的核桃产业得到了迅速发展,在赫章县的群山间写下了漂亮的论文:该县核桃种植面积由14万亩变成了166万亩,产值由3亿元变成了15亿元,核桃种植户户均增收超过了5000元。让当地百姓依托种植核桃修了房、买了车、成了家。

  

水塘堡乡国有林场职工朱治平2007年种了20亩核桃,2009年在潘学军的指导下进行嫁接改良。2013年开始挂果,2014年开始产生效益,2015年收入2万余元。“今年也不会少于这个数。”朱治平开心地说。

  

“再过3年,按现在的市场价每斤鲜果10元,亩产值将超过1万元。”朱治平兴奋地算着丰收账,心里充满喜悦,也充满着对潘学军的感激。[详细]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