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头

祁连素

大山的女儿——祁连素

 祁连素,女,1971年12月生,大学本科毕业,中共党员,地质高级工程师,贵州省地矿局105地质大队勘查五部技术负责。该同志参加工作以来长期投身于野外一线从事矿产地质勘查工作。她工作踏实,任劳任怨,具有较强的事业心、责任感、开拓创新意识,乐于奉献、敢于担当,以优质、高效的工作态度赢得了职工群众的称赞,得到了领导和同事们的肯定,她以自己的青春热血,谱写了一曲不平凡的奉献之歌。

平凡的地质工作者 不平凡的巾帼女将

有这样一群地质工作者,他们立足基层、扎根野外,用严谨的工作态度和求真务实、勇创一流的科学精神,在广阔的大地上探求更多的未知领域,为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提供可靠的矿产和能源。

  

有人说,地质工作者应该是像李四光那样闻名中外的伟大学者形象,也有人说地质工作者是像电影《山楂树之恋》里面浪漫的主人公“老三”那样,更有人说地质工作者就是在荒野中寻找食物和光明的孤独者……

  

2016年11月,贵州榜样·最美人物,让我们走近贵州省地矿局一0五地质大队勘查五部技术负责——祁连素,了解真正的地质工作者。

祁连素与同事检查野外钻探编录
  

记者日前在贵州省地矿局一0五地质大队见到祁连素,瘦瘦小巧的她给人“玲珑小女人”的感觉。若不是因为了解,怎会想到她竟是长期在野外工作的地质勘查员。

  

在交谈中记者了解到,祁连素的父母也曾是贵州地质队的工作人员。或许是因为从小受父母的影响,祁连素从小也梦想成为一名地质队队员。

  

祁连素告诉记者,她1991年从地矿专业毕业后进入一0五地质大队工作,20多年来一直从事一线矿产地勘工作。

 

“刚参加工作时,由于长期在野外工作很不适应,有过低落甚至想要放弃的时候。在父母的鼓励下,渐渐适应并爱上了这个工作,我会永远坚守地质勘查这份职业。”祁连素跟记者说道。

祁连素告诉记者,从参加地质工作以来,基本都是在野外度过的。  

2002年,大队考虑到她孩子小,安排她到图文中心工作,她努力学习电脑知识和操作。

   

2006年在在得知地勘项目部需要技术人员时,她毅然报名回到野外一线工作,那时她承担着家庭和工作双重担子,在事业与家庭的天称上,她的砝码明显倾向了前者。

   

从结婚到孩子都上初中了,她在家待的时间算来也没几年。“女儿刚上幼儿园那年,一次突然接到出野外的任务,我到幼儿园偷偷从窗户里看女儿的情况,当她看到熟睡中小女儿时心里特别酸楚,但我不能因此放弃工作,强忍着泪水踏上了路途。”说到这里,记者看到祁连素的眼眶湿润了。

详细]

踏遍青山写青春

祁连素,贵州省地矿局105地质大队高级工程师,连续24年投身于野外地质勘探工作,把地质找矿当作自己的理想追求,把青春热血挥洒在崇山峻岭之间。学理论、钻技术、看构造、走矿点,逐渐成长为一名具有扎实野外操作技能和丰富理论功底的地质工作者。她所主持的勘查项目,为贵州省新增金矿资源数十吨,估算经济价值逾100亿元。

  

因其对地方经济做出重要贡献,2014年,祁连素获中国地质学会首届“金罗盘”奖,2016年获贵州省“五一”巾帼标兵称号。2016年11月,祁连素被确定为“贵州榜样·最美人物”。

  

娇小柔弱的女子,选择了艰辛的野外勘探工作,在奋斗中坚持人生的方向——

祁连素(右)与同事一起在广西田林摆逢金矿进行野外调查

11月初,深夜。女地质工程师祁连素,再次核对了一遍第二天去野外的地质包:罗盘、地质锤、放大镜、野外记录本,一样都没少。拉上地质包拉链,将劳保服和换洗衣物挨件叠好,放在床头。再看看时间,已经晚上11点钟了。起身,敲响女儿卧室的门。

  

1“妈妈,你要去多少天呀?”女儿抱着妈妈的腰,抬头问。

  

1“可能要15天。你要好好学习,懂事点,乖乖听爸爸的话。”祁连素捋了捋女儿前额的头发。

 

又一次出野外。每一次,祁连素都会趁女儿睡前跟她说说话,把该嘱咐的交待清楚了,出门时心里才安稳些。做母亲的心中永远装有孩子!

  

……

  

娇小,柔弱。记者见了祁连素,脑海里即刻冒出这几个词!

  

2013年的一天,当祁连素带着学术论文,走进《贵州地质》编辑部。编辑老师对她的第一感觉,也是这个印象。

  

“无法将眼前娇小的人,与野外技术负责、大型金矿、地质勘探之类的重体力活路联系在一起。”

  

翻开她的学术论文,其观点却令老师们耳目一新:这是一篇精彩的矿床学学术论文!在场编辑立马对这个女子刮目相看。

  

在不少人眼里,地质工作是男人的“专利”。它需要长期野外实战,荒山野岭、深沟险谷、蚊虫叮咬,是家常便饭;它需要专业广博的科研知识,一位地质学者打了个比方,地球的生命是46亿年,地质学发展仅200余年,要研究好地质层结构,需要熟练掌握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历史等多门学科知识。

  

在地质勘探这座高山面前,如果没有执着、坚守、信念,即使身强体壮的男儿也会时常“望山兴叹”,何况身材娇小的祁连素。但她却坚持了下来,一干就是24年,并成长为该行业的佼佼者。

2014年,中国地质学会首届“金罗盘”奖的设立意义非凡:在业内竖起一座灯塔,含金量非常高,两年评一次,只针对在野外一线,为我国找矿事业做出突出贡献的45岁以下地质工作者。[详细]

“大山的女儿”祁连素

“再忙你也得打个电话,万一哪天我走了你都不知道。”每当母亲说起这样的话,祁连素心里总会涌上一阵酸楚。因为工作性质,祁连素常年在野外,不仅平时见父母的时间少,就连上高二的女儿,也很少能够长时间呆在一起。

  

记者第一次见到祁连素,是在贵州省地矿局105地质大队。谈起祁连素从事的工作,同事们都将她比作“大山的女儿”。祁连素自1991年从地质学校毕业便进入105地质大队从事地质工作,如今已近45岁的她,在地质岗位一呆就是25年。

野外调查

聚少离多是常态

  

因为地质工作的性质,祁连素长期都得离家到野外的矿山工作,有时候一走便是十天半个月,甚至几个月。

  

2002年,单位考虑到祁连素孩子小,便安排她到图文中心工作。2006年,在得知地勘项目部需要技术人员时,祁连素又毅然报名回到野外一线。

  

“记忆最深的一次是2005年,当时我还在盘县的矿上工作,突然接到丈夫的电话,说女儿发高烧。结果一晚上都在打电话,直到女儿的烧退去。”祁连素告诉记者,从孩子快3岁时起,她便开始出野外,长时间呆在矿上。

  

从结婚到孩子上初中,祁连素在家待的时间算来也没几年,聚少离多是一种常态。“所幸现在上高二的女儿已能够慢慢理解,加上父母曾经都是地质工作者,现在整个家庭都很支持我的工作。”

   

野外工作有苦有甜

  

祁连素参加工作20几年来,一直从事野外地质编录、地质填图、地质资料综合整理及综合研究工作。躲过冰雹、睡过棺材……说起地质工作,曾经遭遇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刚刚参加工作时,因为物质条件匮乏,加之工作的地点在荒无人烟处,只能就地撑起简易帐篷,哪知道一场冰雹随之而来。”祁连素说,帐篷砸坏了,为了安全,大家都将头伸进石头缝躲冰雹。

  

为什么会睡棺材呢?祁连素说,也是一次野外工作,在一位老乡家借宿时,因为人多床不够睡,就让一个人睡在了老乡家的棺材里,很多女同事直接被吓哭了。“野外工作艰苦这是大家公认的,但苦中作乐也是一种甜。”祁连素说,因为工作原因,许多同事的生日都是在野外过的。从参加工作到现在,自己在野外过了多少个生日自己都记不清了。除了在野外过生日,照着电筒打乒乓球、时不时地组织一些文娱活动,都是祁连素和同事们苦中作乐的方式。

如今,货车帮正在积极推动“货车帮”行动,“货车帮贵州轮胎”帮助传统产业释放产能,“货车帮+金融”帮助贵州的金融企业能够更快地走向全国。”[详细]

往期回顾